大花花跟小花花都在一个盆子里❤

欢迎找我玩,其实是个隐性的话唠呢

喻黄喻 -死灵与头骨-

攻受自由心证哎嘿~【。

亲爱的的脑洞,她群里有姑娘写过,跪一下姑娘的手速吐魂,拖了一年我终于也拿当年讨论的设定来搞搞搞了【。

脑洞设定属于亲爱的君水韵,细节属于我=3=~

文力渣,渣,渣

不过我坚信我在复健中~❤

【喻黄喻】   -死灵与头骨- 

 

这是一个黑暗行走的时代。

疟疾、饥饿、贪婪构筑了大陆上最常见的镜像,而权欲、私心、还有坚守,则拯救着这岌岌可危的时代。

大陆已岌岌可危,人类如同大海中的一艘大船,船舱中觥筹交错歌舞升平,但华丽窗帘外甲板上已满是深渊中爬出的阴影,露出垂涎欲滴的欲望。

 

索科萨尔拨开第四次拨开缠绕在白骨手杖上的藤蔓,显然这种森林中,特别是堕落森林中无所不在的植物严重的阻碍了他的行进进度。而至于为何不用磷火烧一烧,呵呵,作为一个刚刚开了小型亡灵天灾的死灵法师,还是不要这么着急暴露自己的行迹了。索克萨尔再次叹了气,没办法,作为一个刚刚从深渊缝隙里溜达出来的虚弱亡者,他自然是比较欣喜于亲近被死亡与恐惧统治着的人类村庄的……然而没等他好好补足自己在旅行中消耗掉的珍贵施法物品,就被从天而降的九阶圣骑士打了个正着【。一边拆卸自己珍藏的白骨手杖,一边从圣剑之下死里逃生可真不容易啊,况且这可是自己唯一的聚合源呢,索科萨尔惋惜的看了一眼手上的头骨,又踩着自己的袍子让剑风在自己的头顶一划而过。先前埋下的女妖之吼终于到了触发的时间,趁着对面圣堂停顿的一瞬间,索科萨尔手中用力,头骨瞬间化作了漫天的灰黑沙尘,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圣骑士想要再做些什么都已来不及:天空背后的亡者已经撕裂天幕,地面之下的骨骸已重新复苏。这是一片已经属于死者的土地————

   十级法术▪亡者灾厄

 

所以说啊,落到这个田地都是亡灵法师自找的,出门不看深渊日报岩浆预言,沉迷研究没有按时检查自己的储物袋库存,堂堂亡灵法师跟个圣骑士打架还得牺牲掉自己好不容易炼化来的宝贝头骨,最后为了躲避教廷后续的追捕不得不往堕落森林里走——亡灵知道,堕落森林的形成是深渊物种们孜孜不倦的八卦之一,没有活物从那片森林中出来过,同样,亡者们踏入森林后也在没有了信息。那片从大灾变后莫名出现的森林,就这种成为了口口相传的埋葬之地。

出乎索克萨尔预料的,是一直隐隐压制他施法流畅性的的茂密树林并没有如同他的感知术所反馈的一样延续得太远,在他拨开如同迷宫之墙的一片异化枯枝之后,他看见了一片墓地。

低洼之处的中央,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各式墓碑,慈悲的圣女像张开双臂,庇佑着长眠者的安宁,矗立的神授十字布满露水代表着最后的宽恕,青翠的绿色从周围的树林里蔓延至整个墓地。

这平静且弥漫着他熟悉的,鲜美的气息。

索克萨尔拨开滑落的刘海,挑了挑眉。墓地是死灵法师毋庸置疑的天然优势所在,他们总是对亡魂有着绝对的掌握,这就意味着——他们不会对一个离自己只有几里地的完整墓地一无所感。

可惜了,多么好的材料采集点啊,损失有点惨重的死灵沉痛地打开了亡者左眼。看哪,那晶莹剔透的墓碑,形状多么迷人,一看就已浇足了鲜血,噢如果是夜种的初拥血就更好了。哦哦哦还有那块强壮的肋骨,看上去它的主人临时之前真是非常痛苦,怨恨的气息甘美而浓厚如同陈酿,我的实验室里是不是还差这么一大块完整的、上好的诅咒之骨来当原料?在亡者左眼肿散发出勾魂气息的骨头差点就让死灵法师踏出了飞奔的步伐。

赞美亡者!!!我永远是您忠诚的选民!!!瞧瞧那串脊椎!!多美完美的形状!光亮如同最璀璨的星辰灵魂,作为备用的魂匣哪怕是最挑剔的龙族也会满心欢喜的收入龙窟!

索克萨尔抚着脆弱的胸腔,使劲将自己的视线从那片墓地上拔开,默默念起了自己损失在路途中的各色器具。

堕落森林中一个连九阶死灵法师都无法感应道德,如同幻境一般突然而至的墓地,对于一般法师来说确实是最棒的赌桌,是亡者赐给他们的忠诚奖赏,而对一个刚刚消耗掉了他珍贵的施法材料的法师来说,呵呵,索克萨尔认为它能几百年如一日的蹲在大后方暗戳戳补刀的原因就在于他的那份眼力劲。

然而下一秒他就彻底抛弃了他的矜持。

一把扯断吱呀吱呀叫着想要束缚其身的枯枝,索克萨尔一跃而入,落尽了墓地的边缘,耸动嘶吼的鲜血墓碑,腥臭的血雾气,冲他俯身啃来的骷髅军团,以及已经抓住了脚踝的干巴手掌,通通在法师冗长的低语中化作灰蒙蒙的一片沙,转瞬而散。

作为媒介的墓碑们已彻底销毁,原本湿润的泥土则化作碎的四分五裂的褐色土块。索克萨尔用白骨手杖翻过几块龟裂的随时,空气中弥漫的浓郁血腥,腐朽,且充满了恶意。

“……这可是,太有意思了,嗯哼?一个用罪人之血浇盖而成的,牢笼。”索克萨尔拨开了自己的兜帽,慢悠悠走向墓地中心,风化的沙土已无力遮盖地下的斑驳痕迹。法师扬了扬手杖,墓地终于彻底显露出了它真实的样子。几乎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中,层层白骨累积,具具头脚相接,以一个诡异的形式为了一个六芒星的式样。

多大仇,索克萨尔欣赏着近乎完美的阵型表达方式评价道。

法师绕着深坑边缘走了一个来回,随意的蹲了下来,伸长了手杖,直接将一个头骨捞了在了手里,深情地将头骨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轻轻敲了敲骨缝,干净利索的打开了头盖骨,从里到外的摸了个遍,然后就把它往白骨手杖顶上嗯。

多么完美的聚合源啊!死灵法师陶醉的想,顺便又加了几层链接咒语。

“哎哟卧槽哥们你轻点啊啊啊啊啊!!!下颚要碎碎碎碎碎碎了!!!!!!!!!!”

一声惨叫,划破堕落森林的上空,然后就被眼急手慢的法师摁消在,骨头堆里。

 

“我说索尔啊,你真的认得路吗我真的觉得这树我们曾经见过啊你看这鲜红的汁液跟血似得话说虽然我不太记得了但是毛血旺真的很好吃啊还有你明明都关了那什么什么之眼了到底怎么发现我………”

索克萨尔再次启动了无声咒,速度之快,简直要让深渊那群嘲笑他手残的魔物们跪着唱征服。可惜迄今为止只有这么一个法术是突破了吟唱上限的,法师惋惜的看了一眼正愤愤不平的挣断咒术锁链的头骨,感慨的掰断了又一戳试图过来啃一口的食人藤。

索克萨尔·死灵法师新的施法源,是个会说话的头骨,还话唠。

话唠的头骨自我介绍叫夜雨声烦,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不,其实对吃的倒是记得蛮牢的,能在骨阵中被洗刷这么多年还不忘报菜名的毅力真是不可多得啊,索克萨尔心不在焉的想着,哎我也想吃啊那些菜名都没听说过……

啃来啃去终于挣脱束缚的头骨完全不记打的又念叨起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用它的话来说就是如此完美的伪装如此悄无声息的瞬移到底是如何被识破的得不到答案我死都死不安宁啊!

索克萨尔淡定的将绑在头骨下颚上的绷带再勒紧了一些,还顺道打了一个不对称的蝴蝶结。

面对被绷带勒死了上下额骨而不能咔哒咔哒发出烦人声响的头骨,索克萨尔表示非常满意,并且善意的提醒准备咬断绷带的夜雨声烦说:“烦烦呐,咬断了就真的没有绷带了下次只能用巨怪的口水给你糊碎骨了,哟。”

头骨眼眶中幽暗的小蓝火愤愤的烧出了啪啪的声响,到底没敢真的咬断,毕竟,被这个不识货的三流法师强行摁在大腿骨法杖上留下的破损骨片还在提醒着他他完美的下颚上有了一个非常不帅气的,洞【。

死灵法师表示笑抚尔的头盖骨。

                                    暂时没了,后面的剧情只有大纲,我还在想梗【。

 

 

后记(凑字数的)

雾草这文我写完之后我居然重塑了索尔在我这边的设定233333

写着写着就变成老魏跟喻总的混合体【不是

其实应该是喻总如果术士化就是这种,虽然施法速度很慢但是自己针对做出的辅助很多,而且有武力值【。

感觉没有写出我喜欢的腹黑感TUT

不过账号卡就是没有OOC!!没有!!!!

梗没有了只有剧情,心酸QVQ,想写的地方其实还没有到OTL

也没有开始谈恋爱OTL

我写了快3000字到底是在干嘛…………………………….世界再见【。

设定就是他们同居了才开始谈恋爱耍流氓【。

最后,我文力没死绝,居然在缓慢恢复(虽然装逼失败了),你信吗【。

 

感谢开了这个脑洞的你!

如果能翻出当年的信息就更好了TUT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