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花花跟小花花都在一个盆子里❤

欢迎找我玩,其实是个隐性的话唠呢

【宝钻阅读笔记】随便说说大梅二梅

废墟宅:

常见说“大梅在小熊死后破罐子破摔了”。细想,泪雨是大梅最后一次有足够的威信荣誉去发起一次联盟,最后一次被亲族之外的人性命相托,最后一次有机会报答那份穿越背叛的阴云赌命相救的情谊——之于对费诺里安罪恶宿命深刻体认的他,来自外部的肯定和羁绊是多么重要。这种以小熊为代表的外部的肯定和羁绊对他来说好比天堂垂向地狱的悬丝,救是救不上去的,他心里清楚,但有这么一根丝存在,有这么一个人愿意保留这根丝,足够这个本就顽强高贵的灵魂坚持抵抗更轻松的彻底堕落和彻底疯狂。


而他,无论原因为何,负了这一切,足够他自己给自己判死刑了。


后期大梅的主题是“完成誓言,其他都见鬼去吧(反正早就见鬼去了)”


其言行整理如下:


1.要达成誓言,重点是达成誓言而非得到宝钻 


2.准备好了在履行誓言的过程中死去 


3.提过毁誓后永恒的黑暗,但从未说达成誓言后怎样


4.不否认无论守誓毁誓都会招来永恒的黑暗


要评价的话,只能用“混乱”了和“身不由己”了。


大梅达成誓言的自主动机堪称0,不在意永恒的黑暗(话说永恒的黑暗到底是啥),也不期望誓言达成后的新生活,甚至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只是将生命完全投入“达成誓约”这个过程而已,说梅斯罗斯这个个体已经死去,活着的只是誓言也不为过。若誓言是活物,它唯一的生存动机就是完成自己。把最后的大梅当做誓言的化身而非他原本是的那个人去看,就能理解其逻辑了。此时二梅所有的话都说绝了也是徒劳,他试图沟通的对象已称不上是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个体了,只是誓言的一个零件。


唯一与誓言相悖、称得上自主思考只有“在中途死去也无妨”。


此后发现誓言失效(不是毁誓)后自杀也可以作为佐证。誓言失效和他的自杀唯一成立的逻辑关系是:硬拖着我活下去的誓言已经不在了,我可以去死了,亦即誓言和他想死的自主意志是拮抗对立的。其实我只是想说大梅最后已经精分了,最后那段里能作为“梅斯罗斯”这个人性格参考的只有他想死的部分而已。


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你真想死干嘛不直接去死?还少做一些恶事。”其实这种拖着一颗想死的、其实也不在乎毁誓后“永恒的黑暗”的心,还非要去完成誓言的不合逻辑的行为,不正说明这个人的精神已经四分五裂了吗……费诺你造什么孽啊你…


转而看逻辑正常的二梅…难说精神韧到这地步是好事还是坏事。韧度和硬度不可兼得,参见二梅对他家人的妥协。


提出回维林诺的时候二梅无疑是想活的,誓言即使是他生活的主宰者,也不是他意志的主宰者,至少不是完全主宰。但那时候他还有大梅,还有无论成败大梅都会和他一起活下去或者一起死这个寄望。此后失去大梅的二梅还神智还正不正常……扔掉灼烧自己的宝钻这个行为和他原本想活的意志是符合的,但在海边永世流浪的生活绝对不是他原本想要的活法,但他依然“永世”了下去……引用一个说法:失去重要的人后,你将不再是原本的自己,随之失落自身一部分的同时,也有一部分变成了对方。短期来看,二梅失去的是大梅,长期来看,是整个亲族。回顾费诺里安的特色,我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傲”orz无论何时他们都试图主宰命运,或至少反抗命运。让费诺编词典,他会这么注释“费诺里安”:命运的反义词。失去亲族只会强化二梅骨子里的傲,当命运用一无所有暗示去死吧,二梅才不干呢。

评论

热度(76)

  1. 大花花跟小花花都在一个盆子里❤Ezzuka_弓盔截稿 转载了此文字